腾讯助力企业“安全上云”底气何来?

在正和岛2021企业家新年大课上,腾讯副总裁丁珂分享了他对数字经济时代产业互联网的理解:在数字化的浪潮中,产业互联网不再是“可选项”,而是企业家的“必选项”;在数字化升级过程中,企业要以战略视角、产业视角和生态视角去看待安全,进行前置部署。产业上云,安全先行。

我在腾讯这些年,经历过消费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,再到产业互联网,见证了很多产品的起起伏伏,还参与了腾讯内部的三次大转型。在这里,我和大家分享一下在产业起起伏伏中的一些感悟,还有腾讯这么多年的变化。

坦率地说,不管是信息化还是数字化,有一个最根本的特点,就是不确定性。大家总是讲消费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、产业互联网。互联网到底经历了几个发展阶段?

首先,腾讯1998年成立开始,一直到2010年、2011年的时候,这是PC互联网的时代。这个阶段大家可以感受到决定现在生活的很多基础形态,像搜索、社交类的应用和电商,在那个时候才刚刚有雏形。这是消费者的领域。同时企业办公领域,在PC互联网的时代有了非常大的进步。

第二,2011年之后到今天为止,是还在延续的移动互联网阶段。国内出现了代表性产品,如微信;国际典型的则是Facebook,几乎全球的互联网应用都在转型到移动端,一直到现在还在进行,这个神奇的阶段催生了电商物流、网约车、移动支付等等一系列的APP应用,影响了大家现在的生活。

但是这里有一个现象: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绝大多数技术在造福消费者,但是很多技术好像没有在生产方产生太多的作用力。我们知道电脑和办公、邮箱之类,会帮助大家非常好地连在一起、信息化、打通一些孤岛。

直到2018年以后,腾讯开始布局产业互联网,忽然发现我们国家的消费互联网可能走的超前了,产业互联网在这个阶段在被消费的需求不停的拉动,甚至是在补课的阶段。

在这个阶段,企业家经常会碰到一个名词新基建。新基建最核心的五样东西,无非是5G、IoT、人工智能、大数据和云。这五个新基建的能力模型有一个特点,几乎全部都是在帮生产方的。5G最神奇,从1G到4G都是消费者受益,但5G是扎扎实实给企业用的技术。这些东西可能老百姓一下子用不上,但是它线年之间,消费互联网快速成长之后在生产端拉出来的基础能力差距。

所以,在整个周期里面,到2020年,我们又把它分成两个大的阶段。前20年就是消费互联网的20年,未来或许到了产业互联网也会有一个20年的繁荣发展。

产业互联网对企业而言,已经不是“可选项”,而是“必选项”。顺应数字化的浪潮,能够让企业化危为机,在更高的台阶上取得更大成功。

我分享一个名词“数字经济”。很多企业家听到过数字化转型、数字价值、数字资产等等,而“数字经济”是我们国家政府常用的口径。

武汉市2020年经济数字化占比约40%,明年有望提升到50%。其实每个国家的统计方式不一样,美国的口径窄一些,中国的口径宽一些。无论口径怎么样,都会衍生出一个问题:

数字化的第一大特征是,让传统实体经济更加有韧性。疫情期间企业采用了疫情码等一系列措施缓解新冠疫情带来的压力,还有很多商家从线下转到线上,他们在第一季度、第二季度转到线上后,实现了去年同期营业额的70%-80%。包括教育、新零售领域的企业在内,谁的数字化准备得越好,应对不确定性对销售额的冲击能力就越强。

数字化第二个特征是,最大的价值来自于上下游的连接。这个连接效率是很高的,应用在各行各业。不知道大家是否看到今年经济回暖的数据?我们会发现,离用户近的行业回暖速度快,比如零售业、房地产业,因为它是直接接触客户的。有些行业会慢一些,像工业4.0,整个链条的改造是一层一层地推动,一旦受到冲击,不像直接接触用户的行业回暖那么快。

总结来说,数字化带来企业效益的根源是产业上下游的连接,而不是简单把哪个模块变成上网或不上网的问题。

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学奖得主保罗.罗默的一个观点: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最大差距,在于二者一个是增量经济、一个是存量经济。数字经济的规模增长,不会导致成本的显著增加,因此能够成为企业二次发展的一个好的工具。

以我们现在的能力,开发数字经济是到不了尽头的,但我们可以把它类比成知识。如果有一份知识,我分给你,那么两个人都会了,相当于一个苹果变成了两个。对应到数字经济,就是说产业的上下游若都掌握了一种能力,那么链条的所有效率提高、竞争力和虹吸效应会大很多。

为什么政府领导这么重视加强数字经济的比重?它是没有天花板的,是一个无边界的增量模型。每个人越分享,价值越大。

中国的大变量是通信环境非常好,但什么代表未来的方向?说不准。因为在信息化年代,企业面对的变量太多了,最后决定成功的往往只是少数变量。事后总结成功看似很容易,但事前都很难。我们前20年就是这样积累的。

腾讯最初做QQ、游戏,还有视频音乐等等。早期,我们差不多有20年时间都在做消费互联网,直接把产品和服务提供给消费者。当时,两眼一抹黑,支付要自己搭,钱要自己收,一寸一寸摸索出来的。

2018年,我们发现如果产品持续发展的话,单纯做线上是“飘来飘去”的,尤其我们的支付若要深入到五六线城市,让人们的生活质量和获得感有提升的话,这是全产业共同的事情。

因此,我们在早期与政府、教育、医疗等行业合作的时候,深刻地感受到,不同行业掌握数字化的能力以及意愿参差不齐。我们很坚定往这个方向转,就是希望把腾讯积累的经验和能力输送到各行各业。

大家已经看到数字化的巨大价值,这里我想在安全的视角上,给正在变化中高歌猛进的朋友们打打“安全预防针”。

对于多数企业,要做自己的安全体系,采购安全设备、投入安全研发、招聘安全专家的成本负担很高,从零开始自建防御体系也不现实。

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点:过去企业做的是自家的事情,现在连在一起,比如供应商不小心干了什么事情都会影响到自己,导致线上的破坏力特别显著。

像腾讯投资了很多车企,以前信息安全只是IT预算的一小部分,如今信息安全变成了天花板,能卖多少钱基本取决于信息是否安全。只要有一家企业证明自己比其他人安全,一定占据市场上的绝大多数份额,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。

随着各行各业数字化的深入进展,安全是企业迟早都会碰到的问题。一旦把企业的成长交给了数字化,安全就是伴生性的问题,甚至决定企业发展的天花板。

我曾经多次提过,要把安全作为一把手工程去建设,安全不只是企业发展的底线,更将成为制约企业发展的天花板。对于企业家来说,数字时代的安全问题,再重视也不为过。

我认为,上云是应对数字时代安全问题的“最优解”。腾讯已经做好了,可以在开放、诚信、安全的体系下和企业共同发展。企业可以不必像我们写了20年的代码这样艰难,也不必从0搭支付系统、不必养庞大的IT团队,就能够具备“腾讯级”的安全能力。

基于腾讯这么多年来在消费互联网、产业互联网中积累下来的经验,我们非常愿意把这个门槛降低,快速输出到各行各业里面,实现行业的共建。

在疫情中,很多人用过腾讯会议。腾讯会议到今日为止,刚刚满一年零一个月,它是疫情催生出来的产品,人们对它的需求是突然迸发的。

在处理爆发性问题时,我有特别深的感触:疫情给数字化按了加速键,我们硬着头皮打了很多攻坚战。事后回头看,我们很自豪,真的能够给国家、给老百姓踏踏实实做点事,而且是非常正向的。

例如,广交会已经办到128届了,是我们帮他们搬到线上的,这是世界的首创,两个月完成安全建设部署,全球20万采购商在云端做成生意,而且做到了零事故;

5月份的“”,腾讯从接到任务到项目交付仅有3天时间,50位专家奔赴前线 小时应急响应,确保大会完成。

我们建立了多个安全实验室和工作组;为18大行业、超万家客户提供安全保障;超80款企业级安全产品,提供“配送服务”和全程质保;有3500人专业安全团队,六大领域斩获国际荣誉;携手17家安全行业上市公司及50家新锐安全创业公司,共建产业安全新生态。

确保学生顺利完成学业任务,组织学生有序离校离京,“一人一档”制定离校、留校学生信息台账,保障留校学生学习生活……在北京联合大学,一系列防疫举措从学生实际出发,守护校园安全。

事后,孩子的父母买了食物上门感谢徐荣林。老徐再三说“不需要”。“但人家一再要把东西丢在我家,再推托就伤和气了,我只好有情后补……”多年做不锈钢生意的老徐,说话就是这么“硬铮”!

新版译法更加符合通用的阅读习惯,进一步提高了本市地铁站名英文译写的规范化水平。市交通委将协调相关单位根据新版译法,结合地铁系统升级改造与标牌更新,逐步替换。

12月28日至31日,地铁公司共制止不佩戴口罩行为926起,不规范佩戴口罩行为5642起。通过全网711台自助口罩售卖机日均售卖1000多个口罩,满足疫情防控需要。

岁月不居,时节如流。时间的长河穿过2020年的崇山峻岭,向着2021年的方向奔涌而去。百转千回,而又势头不减。